關於部落格
叫我,美麗君。
  • 53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男變女是利菁;女變男是麗君

還記得屏女新生報到排隊的時候,有個異常熱情的女生一直偷看我,她就是「蔡頭」小姐。事後她跟我坦承:把我誤認為他心儀的國中男同學,不過純女校不應該出現男同學的蹤跡,所以她感到狐疑與偷瞄、偷瞄後又矛盾、矛盾了再度狐疑…如此重複著他的不確定,直到看見我穿的裙子,才得到解答。 在此之後,說我長得像他的誰誰誰而這些誰誰誰都剛好是男生的情況,如同不小心吃到義美黑炫小泡芙一樣,就停不下來了!先是供應宿舍伙食的立誠便當老闆每次都要說我很像他姪子,還叫他老婆來佐證;再來就是有人說我像林俊杰、李李仁、九孔、以及一堆他們的親戚朋友、隔壁鄰居、青梅竹馬…;如果你們要說我像男生也沒關係,但哪來這麼多人的親戚可以讓我長得跟他們像阿?!女同學逛街遇到熟人,這些熟人當下第一的反應總會以為我是她男友。好一點的就是有人認為我是T,這個話題在高中時的傳聞,原來一直都不是開玩笑的,我也是畢業後才知道。甚至到大學打工認識的一個T族群,強力認為我「根本就是T」,每天上班都在逼我畫押。我心裡是沒有困擾過啦,因為自己很坦蕩,深信懂我的人,一定會知道我內心也住著一位羅莉塔。可惜,信心在大二那年被擊垮,因為我最要好的兩個國中男同學,居然都問了我同一個問題:「你是T嗎?」 經常被許配給我的就是下面這個人,我懷疑其實是她性向有問題,然後我湊巧比較MAN,又剛好跟他很要好。Damn it! 大學我留了兩年的長髮,身分從「男生」變成死黨口中的「人妖」。之後乾脆看破剪回原本清爽的短髮,下場果然也回到原本男性的形象,甚至,詢問度盛況空前,遠遠超越往年。 短短一個暑假,高雄建國路上小騎士,買完薯條的胖弟走出店門又走回來,問我:「你是男生還是女生?」(現在的國小生都這麼大膽嗎?);高雄民族路上大樂量販店裡面牛仔褲攤販的女兒,也問我同一個問題;搭電車時有個小妹妹企圖壓低聲音問他媽媽「坐在對面戴眼鏡的是姐姐還是哥哥?」由於當時車廂空曠坐對面的就我們F4姐妹而且戴眼鏡的湊巧就只有我一人,儘管媽媽的答案是正確的,這過程顯然還是傷到我了。 回到家鄉,並沒有比較有人情味。屏東潮州火車站前面問我土地銀行怎麼走的男業務員,開口就叫我「先生,請問…」,想必我的回答一定是轉成「我不清楚喔!」我最困惑的是在潮州中正市場7-11旁等紅綠燈那次,當時我並沒有穿得很中性所以服裝不會造成混淆,也帶了口罩和安全帽所以更沒有陽剛長相或是因短髮被誤判的情況,阿婆居然也問我同樣的問題,十分好奇下讓我想跟他對話,這次應該會找出表面之下舍利子般致命性的主要原因。於是乎我用甜美又充滿元氣的聲音跟阿婆說:「當然是女生啊!」阿婆不但不領情,還用很兇狠的口氣回我說:「現在的年輕人,男不像男,女不像女。」隨即搖搖頭,剛好綠燈亮,就騎走了!留下毫無機會辯駁的我。 接下來最大的打擊其實是,高雄市的河北路那裡是風化區,有三七辣(皮條客)問我「少連ㄟ,要不要小姐?」遇到這種烏龍我也該習慣,不過他們是職業的耶,怎能誤判!不過那陣子我還被問了兩次,我想,或許那真的就是我的錯了!況且第一次的三七辣只有問我要不要小姐,沒有問載我的男同學耶。(哭哭) 我有個疑問:就算我真的很像,又那兒來這麼多好奇心超重到會積極問人家性別的路人阿???!!!(這不合理!) 提了這麼多傷心往事,所以,到底上個禮拜深夜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啦!頂多不就是令一樁被誤認的事件罷了。當時,我載著一個男生,行經德明科技大學附近,出現兩名身穿閃亮亮細肩帶連身超短裙的火辣正妹,向我倆招手。那種艷麗大濃妝加上先天挑高身材還硬要踩著十公分以上的極細高跟鞋,社會上有給他們一個職稱叫做「傳播妹」。當時我以為他要招計程車,不過四下無人,加上被我載的同學用它男性的赫爾蒙偵測到那是屬於亞當和夏娃蠢蠢欲動的那種誘惑招喚,他堅持我們正在被征召。 現在長髮飄逸很久了,況且來到台北隱性埋名也鮮少人知道我的過去,所以對於被誤認的情況,實在令我難以相信。以前是被載,皮條客從背後拉人或許因為我的寬肩膀而誤判;現在我載人,傳播妹直接在前方招手,他到底是憑哪一點覺得我該停下來啦?! 我的結論就是:現在的專業人士,都很不專業。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