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叫我,美麗君。
  • 53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跳脫「框架」的聯想

苑媛 Yuan Yuan
<范迪.阿尼瑪與阿尼姆斯 >
苑媛,1984年生於北京,畢業於中央美術院,目前定居於北京。 苑媛在作品(范迪.阿尼瑪與阿尼姆斯)中,她以一位中性的女性朋友為原型,創作出五十六張小畫。苑媛認為鍾姓是一種潮流,像選秀節目「超女」中也有好多位中性女孩,這些中性女孩因具有獨特爽朗的性格而被人追捧,但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人還是少數。而由於苑媛熟悉並且暸解中性女孩的感受,於是透過創作來表達這種女孩的精神狀態。
作品中每張小畫的風格猛然一看像是拍立得照片,但其實是以油畫繪成的。藝術家認為拍立得的顯影視一種很特別的成像形式,且是一瞬間的記憶,而油畫的製作是需要過程的。她試圖在照片和手工繪製之間尋找一種反差,作品的畫面是手工繪製,外面的畫框也是手工完成,和拍立得特殊的照片非常接近,此舉藉以讓觀者產生錯覺,並且從中體會油畫語言的微妙之處。
科班出身的作者利用她熟悉的油畫技巧,來傳達她心中認為的中性女孩生活上所代表的符號。通常沒水準如我這種門外漢,看完油畫儘管再驚嘆也頂多就是「哇!厲害~」讚嘆一聲,然後就轉頭聊天忘個精光。但這作者的油畫畫風既不吸引我,而我看完更沒有太大感覺,可是他的包裝的方式卻令我對這個作品印象深刻,甚至,想要收藏一張。 

對於油畫的記憶,要不是出現在藝廊、大飯店、會議廳,就是被印在月曆裡面隨著歲月撕落一張張被忘記。它的經典地位與高度藝術性總是給我很強烈的距離感,只能保持著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態度。或許每種藝術品都有他的個性不容破壞,但是這個假拍立得照片 的畫框思維,卻巧妙將「 (圖畫)VS. (照片)」、「緩慢(繪畫)VS. 快速(攝影)」如此衝突的對比結合在一起,意外讓我這種以為這輩子和純藝術絕緣的年輕人,想要進一步與它接觸。

關鍵,或許就在於拍立得的概念吧!

「每個人都會想擁有一張自己的拍立得。」這是在得到第一張拍立得照片時,我腦海裡直接浮現的想法。除了從無到有的顯影方式會讓人充滿驚喜,畫面色調也更有感情,那更是一種地位的表徵。

在這個數位相機氾濫的年代,相較於傳統底片相機,想滿足人們即拍即看的急性子慾望,已變得相當容易。在我國中時候非常流行拍立得照片,它能夠立即顯影的優勢現在早已被數位相機取代,加上一張底片就要20幾元價格很高,更讓許多人望之卻步。

儘管價格不具競爭力、畫素也不敵現在動則幾千萬畫素的相機,但拍立得照片卻因此帶給人一種「專屬尊榮」的奢侈感覺。它不僅要你展現誠意必須花更高的代價取得底片,還需要具備一台特殊相機和調整畫面效果的攝影技術,所以拍立得照片讓我想到的,就是「有才情」藝術家的專利;而能成為畫面主角的人,也等於得到一種被捧在手心上的寵愛吧!不知怎地,拍立得照片也就和「身價」、「獨特」、「有個性」這些形容詞,在我心中畫上了等號。(當然有時候沒FU裝有FU那種「假掰的人」也算在裡面!)

突然間,我在油畫和拍立得照片之中,找到了一點性格的共通處。油畫在繪畫技巧裡面的難度,正像拍立得在影像世界裡面獨特地位,同樣具備較高門檻(材料費&技術)讓人不易親近。

但終究拍立得照片是討年輕人喜歡的,所以如果哪天有機會得到一個拍立得外框造型的油畫,這兩種新舊藝術的交乘價值,肯定會讓我輕易跨越門檻,快速放大我對油畫的喜歡。我很直覺地就想把它擺在辦公桌上像一張生活照片隨手欣賞,或者拿來跟朋友分享,挺炫的!

當然,我既不會油畫也沒有玩過拍立得,只是看到這個展覽有感而發又胡言亂語了一堆。(好弱的結尾喔~)

果然是堅持原則,啥事都一定要高談闊論一翻!哈哈… (這篇談的是比較正經的藝術,所以笑聲不用「科科」也改用比較穩重的「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