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叫我,美麗君。
  • 53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歡喜出嫁】之爽到你艱苦到我

一直覺得這種要嬌滴滴美艷當花瓶(一定要趁機說自己有當過花瓶,這樣感覺很有姿色)的事情,離我好遠!(或許是因為同學常指明:將來結婚一定要請陳麗君來當伴郎

不過既是自己姊姊的終身大事,我其實是義不容辭!在此重申,我當然不可能是貪圖在婚禮上和我姊夫實驗室裡的男丁邂遘,才這樣爽快答應的阿阿阿阿…

【▲大家評評理,我姊夫英姿煥發的樣子有沒有很像設計才子蔣友柏!根本就太像了嘛~ (姊夫,我這樣講,男丁的名額可以多送一個嗎?)
關於訂婚的禮俗和婚禮發生的一些趣事,往後有機會再講,今天我要分享的是,我當伴娘時的其中一個小插曲。
 
由於我姊也是促進南北文化交流的通婚例子,所以結婚前一天晚上,女方人馬就來到桃園的飯店Stand by了。為了讓賓客方便,宴客另外選在週末補請,所以結婚當天,其實只有簡單的結婚儀式。

【▲古華飯店的新娘房。左邊是我哥賢伉儷,包圍著新人的是號稱長得很像的母女檔,而我右邊懂得側身入鏡會顯瘦的小阿姨。】


傳統習俗裡,新娘上車時要丟扇子象徵「丟掉在娘家時的壞習慣」;而母親則要潑水代表「嫁出去的女兒」。婚禮當天,我的任務就是,撿禮車開走時新娘丟下的扇子。

這個指令相當簡單,但焦躁的家母從出房間搭電梯到大廳的途中,就重複敘述了三次。大人講話我當然都有在聽阿!所以能馬上很清楚的明白,這三遍的敘述裡,「要交代的事情都沒變,其實只有形容詞隨著次數增加了!」

好的業務員就是不管人家怎樣打擊你,也依然可以換個方式繼續完成你想講的話。我認為家母是TOP Sales!

『水潑高高,子孫才會中狀元!』我媽故作鎮定地唸出這種老氣的台灣俚語。 聽到這種帶有行動性的語言,一種強烈的不詳預感襲來,我直覺這樣不妥!所以我出口恐嚇家母『別想把水潑高,如果失控濺濕自己的衣服,那就糗大了!』但我媽轉頭沒有搭腔我,顯然,她待會肯定會這樣做!

『登!』出了電梯,我們在ㄧ陣手忙腳亂之下,總算到了新娘要上禮車離開的時刻了。按照先前排演過的,新娘上車→丟扇子→我撿扇子→家母潑水,非常簡單明瞭的流程。

【▲我的目標物,就是新娘手上的扇子,上面還綁著紅包喔!不過當天我回台北市,發現機車被拖吊,還不是拿去繳罰單了。】


說真的,我也有點小緊張,深怕漏了我這個程序沒撿到扇子(要是害姊把小時候「大豬」這種綽號帶到夫家那不就糟了,又要被唸了!結果,我媽比我更緊張,在我蹲下去撿扇子人都還沒有站起來的同時,她整個人架式十足就開始要潑臉盆水了!

你知道的,她心裡一直想「好好潑一場」,讓將來的金孫獲得優異傑出的神力加持。

突然,我聽到「啪噠啪噠」的落水聲!那臉盆水,果真潑超高整個正中禮車後座玻璃,車箱也都被水濺濕了,你看她力使得多起勁兒!(媽!人家都麻在車輪邊意思潑一下而已!)

由於我媽不僅想把水潑高,她還不自主地跟著雙手舉高,大概是以為這樣會高上加高吧。這種姿勢,你想一下也知道,會很容易失去控制的方向。如我所料,水就要潑到她了!

說時遲那時快,當下她為了閃躲濺出來的水,居然沒有把臉盆裡剩餘的水潑完,反而還倒勾了一些水回來

別忘記,鏡頭還是停留在「妹妹正在撿扇子人還沒爬起來」!所以,蹲在地板上的我,就硬生生濕了頭,整個臉被水洗過。


【▲當時我外套裡穿的明明是公主洋裝,可是我還幫新娘揹了兩個背包,還要接受綜藝節目才有的突然水洗,命超卑賤的(還好有人拍到這ㄧ幕心酸血淚,幫我伸冤)。】


然後哩?然後還能怎樣!當然是禮車順利開走,我就獨自到旁邊默默擦乾頭髮再補一下妝。你這丫環,誰理你阿?!(憑良心講,其實我媽還有很納悶的問我:為啥不閃邊一點?

最後,我們來分享人多就會有的歡樂大合照畫面吧!
 
【▲這是古華宴客當天,外婆家那邊的親友團】
 

【▲返鄉歸寧。繼一年前我哥結婚之後如今再添一名姊夫,迅速從一家六口拓展到八人團體,如此嚴肅的合照頗有八仙過海扮仙的感覺。】
 

【▲雖然我覺得我爸真的很帥!但是在我小時候他常說劉德華比他還醜是真的就有點太超過了~】


【▲拍照就要大氣ㄧ點!我強力要求我哥一起擺出婚紗照般的專業姿勢,他也樂意配合。】
 

【▲可見我哥一年前結婚時,看見我和小弟的傑作,應當是非常滿意又開心。】


【▲當年我哥加碼演出熊抱美嬌娘,展現健壯好體魄!】


 
【▲我弟好像受不了我的不知檢點體重,正毫不留情地拒絕我的邀約!(我承認..是我自己硬湊上去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